本来是想在一个完全没有人知道的平台瞎叨叨的,但是那边的登录系统一直显示错误。


首先是我最亲爱的D,和破老师,完全忘记了我的生日。虽然我自己也是不怎么过生日的,但想到她们都忘记了,还是有一点点小难受。不过我都能理解啦。D在忙回国的事,破老师在没日没夜的复习,艳别晕倒磕掉了门牙,牙龈神经还坏死了。


今天跟她们吐槽我又因为没找到选题被骂的事,才觉得,其实每个人都过的不好,我只是宇宙微茫的一颗尘埃罢了。


跟爸妈说的时候,他们也无能为力,只能说一些大道理安慰我。

文字多么苍白啊,文字多么有力量啊。


其实在群里说完我就后悔了。

我不应该说的。

谁会在意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呢...

我是希望和对家和平相处啦
可是有些人真的戾气很重
我一位亲友就是对家的
还互关
想想也是爆尴尬

怎么也不能接受村草当受
真的

哦,原来离我生日最近的节气是小满。


不用叫儿童了,小满很好听。

特别好看的绿色

写的时候是急切的,也就没认真写字。
还是写在草稿纸上。
矫情得恶心。

体会不到当时是什么心情了。

觉得下面两句英文还不错。

今天在学校看到的。有说桃花的,有说樱花的。

碎碎念&流水账&无病呻吟

快递打电话让我下楼拿快递。其实我刚起来不久,浑身犯懒,但想想那是我的佐鸣手链,还是决定下楼。

到楼下发现下雨了,幸好穿了带帽子的衣服。

走到单元口,左找右找找不到人,打了三个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。雨越下越大,我怕把衣服弄得完全湿透。正准备继续打电话时那边打过来了。


“喂,你到了吗?”

“你在哪儿呢?我没看到你啊。”

“我在这个物业门口。”

“物业?物业在哪?”

“……”

“现在快递箱可以用了吗?可以麻烦你放在快递箱里吗?”

“那行,我给你放快递箱里了。”

“好,谢谢了。”


回家正好开饭了,我又按捺不住我骚动的大厨心,想做个韩国炒饭。

事实是我爸帮我刷的锅,...


宇智波佐助经常看着博人想起鸣人。
想他们十二岁那年,发生了好多事。
想他们之后的几年,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一幕幕重现。

“叮”
佐助用苦无挡开了博人扔过来的手里剑。

“师傅,你不专心哦。”
佐助没有回话,看着和鸣人如出一辙的脸,他更不想说话了。

不知道怎么教小孩。自己的孩子都不太会教,更别说是别人的孩子。更何况是那个人的孩子。

果然,鸣人的眼睛更蓝啊。

TBC

TBC……………吧

会画画的人 实在是太棒了

1 / 3

© cheese学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